警犬是怎样炼成的之马里努阿犬

警犬是怎样炼成的之马里努阿犬

“灰狼”是“入职”三师公安犬龄最小的警犬,从半岁开始就接受警犬强化训练,在训犬民警郭飞两个多月的突击训练下,“灰狼”成长了很多。

“跟‘灰狼’接触后,每天除了训练,还有一天四次铲屎冲尿、喂食洗澡、梳毛驱虫,吃药打针等琐事,当时真的有些不太适应。”说到这儿,郭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,他坦承训练进度没有达到预期时,自己有些急躁。

“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跳跃训练,在两个小时里,我不断地使用各种方法诱导‘灰狼’跳跃障碍,但结果还是有些不尽人意。我一狠心,就抱起‘灰狼’从障碍这边推向对面,想助它一臂之力,结果听到了一声惨叫, ‘灰狼’蜷缩着腿在地上低声呜咽,看见我过来,眼神里全是委屈和害怕,那一眼一下子融化了我的焦躁,只剩下满满的心疼和自责。”

“那一刻,我深深感受到原来‘灰狼’早已不只是一只动物,而是我的伙伴,是我可以依靠的亲密战友。幸好经过检查,‘灰狼’只是落地时轻微拉伤了后腿,虚惊一场。”郭飞说。

从训导民警魏厚勤给爱犬起这超级少女心的名字就可以猜到,“橘子”是只雌性犬。母犬天性胆小,更何况他和它相遇时,“橘子”还只是半岁大的幼犬。

魏厚勤记得,第一次带“橘子”出特警支队时,她对外边所有的事物都充满了新鲜感,附近驶过的车辆发出响声会让她浑身一颤,表现地特别害怕。

为了训练“橘子”的胆量,魏厚勤带着她在马路边上不停地看着一辆辆汽车驶过,每取得小进步就会及时予以鼓励,“橘子”便慢慢活跃起来,甚至又一次突然冲着来往车辆叫了声。

“我当时激动坏了,立刻大声对‘橘子’喊出‘好’的口令,并加大了拍它胸口的力度,它听到后变地兴奋起来,围着我使劲转圈圈。”魏厚勤说。

事隔几天,魏厚勤再次带“橘子”来到公路边时,听到那呼啸而过的车辆发出的响声,“橘子”不但再也不害怕了,反而显得非常淡定,训练的目的终于达到了。

说到爱犬“威虎”,训犬民警张飞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他差点因一点小事就放弃了“威虎”。

在一次训练中,张飞偶然发现“威虎”和别的犬相比,性格有些不同。刚开始以为“威虎”年龄小,生性活泼,但在后来的训练中发现“威虎”总是注意力不集中,喜欢去找别的犬打架,试了很多办法也不见效果。从那个时候起,张飞便有些嫌弃“威虎”,训练时很少跟它互动,很少给它奖励。

“可能我的消极情绪影响了‘威虎’,训练中,它开始不听指挥,不配合训练,这更加坚定了我换犬的想法。后来我向领导汇报了想换犬的想法,他们说这种情况很常见,建议我慎重考虑。”

张飞抱着再试一试的心态依旧每天带着“威虎”训练、游戏,在经过不断改变训练方法后,“威虎”慢慢变得听话了,但它喜欢打架的问题始终是块心头病。

一天晚上,张飞牵着“威虎”在训练场里散步,突然,一只德牧冲过来在张飞身边狂叫,没想到这时,“威虎”一下子冲到了张飞前面,朝着德牧狂叫不断还一直向前扑,看到这一幕,张飞瞬间为自己曾经想换犬的想法感到羞愧,也彻底打消了换犬的想法。

“现在我俩感情更深了,‘威虎’虽然还是喜欢打架,凶猛性也越来越强悍,但是,他在主人有危难时能挺身而出,这就足够了,我会付出120%的努力来看护它,喂养它,训导它,因为他是我的好战友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